“天使妈妈”张宝艳:为九千多名被拐儿童点亮回家的路2018-03-15

编辑:小豹子/2018-10-27 17:42

  央视网消息:没有报酬,甚至要自己搭钱,还要经常遭遇各种非议、谩骂和威胁,帮助被拐儿童回家困难重重,是什么支撑她一路坚持?张宝艳笑着说,“一开始,我的愿望是能给寻亲者带来一些帮助。现在支撑我的,是找到亲人后,寻亲者脸上的笑容。”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四次全会前人民大会堂中央大厅北侧的“代表通道”上,全国人大代表、“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宝贝回家”寻子网站11年来帮助9300多名被拐儿童回归家庭,动力源自寻亲家长孩子的痛苦和期待、志愿者的无悔付出和保护孩子的责任感。

  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在“代表通道”接受采访。(人民网记者 翁奇羽 摄)

  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在“代表通道”接受采访。(人民网记者 翁奇羽 摄)

  1992年的一天,张宝艳4岁的儿子跟姥姥逛商场时突然不见了,家人、同事、朋友们疯狂寻找了两个多小时。实际上,孩子只是走散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张宝艳体会过儿子走失的心急如焚,因此特别关注被拐儿童。

  2007年与丈夫自费创办“宝贝回家寻子网”,专门帮助被拐卖、被遗弃、走失的、流浪乞讨儿童回家。刚建网站的时候,张宝艳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感觉这个网站要是能找一个孩子就值。后来想一年能找一个,一个月能找一个,一周一个,到现在,不到一天就能找到一个孩子。

  网站运行前两年,夫妻俩拒绝了一些好心人和爱心企业的赞助。他们几乎投进了所有积蓄,上网费、电话费,让他们的生活捉襟见肘,而辛酸劳累换来的却是亲友们的不解,夫妻俩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几年中,“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坚持获得了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志愿者队伍越滚越大,一些警察、律师也都加入进来。从最初的默默无闻,到如今的赞誉多多,创始人张宝艳始终都淡然处之。她说,丢失孩子父母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因此,网站成立之初,就定位为寻亲的孩子、家长及志愿者提供一个信息沟通的平台,为失踪儿童家长提供免费的寻人帮助。

  如今,网站已成规模运作,有着来自全国28万的志愿者,这些志愿者没有一分钱的报酬,但是他们每天都在无怨无悔地付出、默默地奉献。每个孩子在“宝贝回家”登记之后,都会有个志愿者一对一地跟进指导。由于孩子被拐时很小、记忆少且零碎,志愿者就会慢慢启发,帮孩子们把零碎的记忆重新整理拼接组合,帮他们缩小寻亲范围,助他们找到寻亲的方向。在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寻亲成功案例不断刷新。

  张宝艳和被拐儿童

  张宝艳和被拐儿童(图片来源于网络)

  “宝贝回家”寻子网站创办已有11年,“这11年我们做得很辛苦,每天都工作到深夜,一年365天几乎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克服了各种困难、忍受了各种委屈,我们还是坚持走了下来。”张宝艳坦言,刚开始首先遇到的是社会上不相信,很多人都认为,寻找被拐儿童而且不收钱,要么是有企图,要么就是炒作,要么是作秀。另外,失踪儿童家长也认为网站不可能无偿帮助我们,包括找到孩子之后,有些家长还半信半疑的,问真不要钱呀,甚至有的时候找到把孩子送回去,还认为是骗子。

  张宝艳觉得,时间久了就说明了一切。一直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是坚持不收钱。而且有些孩子在找到家之后,回家可能没有路费,或者孩子生病了有困难,我们还给提供一定的帮助。这样的话,可能是做时间久了,口碑就出去了,大家现在自然而然就相信“宝贝回家”了。

  2011年,随着公安部第五次打拐专项行动的开展,两个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被捣毁,近6000名被拐儿童被成功解救,张宝艳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这次我真正感受到,公安部对打拐工作的重视是前所未有的。”张宝艳如是说。这个创办于民间的网站,与公安部门的合作愈来愈紧密,效率也愈来愈高。在张宝艳、秦艳友夫妇的建议、推动下,公安部建立了打击拐卖儿童的DNA数据库,修改了失踪儿童24小时才予立案的规定,各地公安机关专职打拐负责人进驻“宝贝回家”QQ群,建立了绿色打拐通道。

  “宝贝回家”帮助的是被拐儿童,孩子是社会最应该关注的群体,也是最应该被呵护的一个群体。保护孩子,给他们创造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是社会、也是每个人的共同责任。“所以说,可能是源于我心里的这份善良,让我很愿意承担这份责任,也是让我能做下去最大的动力。”

  “我希望我们的网站越做越小,为了能让这些迷失的孩子,都能走上温暖的回家路,无论多苦多难,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张宝艳说。(素材来源:央视新闻 人民网)

  金羊网特派北京记者 李钢 张璐瑶

  全国人大代表、暨南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卢馨:

  代表要做一个 “有心人”

  “代表要做一个‘有心人’。”虽然是一名连任的老代表,全国人大代表、暨南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卢馨仍然认真调研、准备自己的每一份建议。

  今年人代会,卢馨带来4份建议,其中两个都是基于自己的专业知识,对财政预算、个人所得税改革提出了相关建议。此外,她还关注到广东省新能源汽车电池材料发展的有关情况,建议加大出口退税力度,以鼓励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的发展。在民生方面,她关注到环境污染导致肺癌发病率升高这一情况,并呼吁进一步加大投入,支持、加大对肺癌早期筛查技术跨学科研究、开发的力度。

  作为一名来自教育界的基层代表,接连提出有关预算、税改、新能源汽车、肺癌早期筛查等多方面的民生话题,卢馨告诉记者,“有心”非常重要。只要“有心”,关注到社会热点问题,深入到所能接触的各领域中,积极听取群众的呼声、搜集信息,就能提出好的、接地气的、群众认可的建议。“无论从事什么职业,都有自己的居住场所、工作单位,也有自己经常接触的群体,如学生、病人、服务对象等,这些都是了解社情民意的重要渠道。”

  卢馨告诉记者,每次上会之前,她都会做专题调研。“我提的每个建议都经过了自己的调查,比如今年提出关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建议,我到企业去看过,还查阅相关资料、政策,了解行业发展的情况,广泛征求意见,再提出我的建议。为了提出加大肺癌早期筛查技术跨学科研究的建议,我检索凤凰彩票网(fh643.com)了有关资料,了解现在肺癌早期研发技术发展到了什么阶段,有什么研究成果。”

  学者的严谨,也是卢馨做好一名人大代表的准则。她告诉记者,自己如果需要了解相关数据,都会查阅《中国统计年鉴》及各相关部门的官方数据。目前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都是截止到2017年三季度。所以,在她的发言、提交的建议中,引用的数据也都是2017年三季度的。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珠海市分公司外伶仃邮政营业所营业员兼投递员谢坚:

  汇集群众呼声 提出接地气建议

  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谢坚说自己就好像进了一次大学,有太多东西要学习。

  他告诉金羊网记者,以前获得过“全国劳动模范”等一系列的荣誉,也因此多次来北京,但相比之下,成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除了荣誉之外,更多的是一种责任。

  “春节后,我得知当选全国人大代表,非常激动。作为一名来自基层的代表,肩负着为群众发声的职责,意义很不一样。”谢坚说。

  为了更好地履职,谢坚积极向其他代表请教和学习。“代表中有不少专家教授,也有不少老代表,他们有经验、有水平,他们对我的帮助很大。”

  谢坚告诉记者,自己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后,周围的亲友们都非常支持,也纷纷向他反映各种情况。教育问题、扶贫问题……群众的呼声在谢坚这里汇集。

  特别是教育问题,谢坚有自己的思考,所以,他提出了有关推进法制文明道德走进校园课堂的建议。

  在他看来,提高道德素质,需要学校在课程设置上增加有关内容,“我希望学校能设置专门的课程,至少一星期一节课,专门针对青少年,进行法律、道德的教育。这对于一个人成长为一名知法懂法守法的公民,是非常有帮助的。”谢坚说。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电网湛江供电局110KV雷高巡维中心副站长吴翔:

  全方位学习做尽职代表

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

  作为一名新代表,吴翔感到非常激动和自豪,但荣誉和压力是并存的,她深知自己身上肩负着许多群众的嘱托和期待,责任重大。

  吴翔形容自己工作时是个“女汉子”,甚至可以用板砖拍钢管,电力专业知识也很丰富,但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需要学习很多东西,“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需要的知识是全方位的,所以也要从原来的专业领域跳出来,开始考虑各种有关国计民生的问题。不仅要在履职期间认真学习,以后还要继续学习。”

  吴翔说,为了不辱使命,她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认真地做了“功课”,提出了在琼州海峡建立应急救援基地的建议,希望能够为湛江的发展作出贡献。

  大洋网讯 半年多前一个炎热的夜晚,身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的黄志铭忽然在卧室里引吭高歌,吓得母亲赶紧推开他的房门,却见他陶醉地对着电脑前的麦克风,扯着嗓子动情演唱。

  原来在那一天,黄志铭在本地一款语音直播平台上注册成为一名“声音主播”,用粤语和他的“粉丝”(听众)们交流,并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是一种罕见病,分DMD和BMD两种,黄志铭患的是病情发展较缓慢的BMD,但最终结果却是一样的,患者将成为“渐冻人”,清醒地面对生命的终结。

  人到中年,黄志铭如今已完全依赖轮椅,四肢渐渐“僵冻”起来,但他那颗蓬勃的心,却始终“冻不住”。

  “我的外星叔叔霍金先生,请准许我这样称呼您这样一个天使,因为我实在无法理解您超越人类的智慧从何而来?虽然我今天为止仍没有把您的作品全部读完,但您却深深地震撼着我……”3月14日,在手机上看到霍金去世的消息,黄志铭第一时间写下了一篇怀念短文。

  “潮叔”的主播间

  因为做主播晚睡的缘故,黄志铭通常要到早上10点才有精神。采访时间定在下午2点,记者在小区外的一间烟酒店见到了他。

  46岁的黄志铭声凤凰彩票官网(fh03.cc)音很有磁性。他斜靠在电动轮椅的靠垫上,上身穿深黄色格子衬衫,下身是一条军绿色长裤,脚底踩着拖鞋,理着短发,带一副无框眼镜,身体颇有些发福。发微信时,他会把手机靠到嘴边,用时下流行的语音输入法将说的话转化为汉字,只有在发出信息时,左手握着手机的他,才会缓慢而怪异地伸出右手食指,按下“发送”键,如小鸡啄米一般。

  据黄志铭说,小区外靠马路的这个档口,以及母亲的退休金,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

  黄志铭的家位于小区某单元的一楼。屋内的陈设有些陈旧,推开客厅东南角的房门,就进入到黄志铭的卧室,这也是他平时的“主播间”。还没过春分,床上却已然铺上了竹席。在他电脑桌上,两台电脑显示器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位置;而桌面上最显眼的是那个用红色布条包裹的麦克风,这是他每次直播时的必备“武器”。在语音直播平台上,他叫“潮叔飞逸”,拥有1400多个“粉丝”。但他也自嘲,听众们如果见到他的真容肯定接受不了。

  黄志铭也很爱干净,但身上无力的肌肉让整理房间这件事变得很难。“从轮椅到洗手间里的距离,对平常人易如反掌,但对我来说却像要跨越鸿沟。”黄志铭每天都处于“半自理”状态,但可以不麻烦家人的事,他都尽量独立完成。

  不断跌倒的少年

  黄志铭出生于1972年,从小在母亲工作的奶牛牧场长大,童年的田园生活看似快乐,但从6岁起他却发现,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当时,他感觉自己得了一种怪病,总是浑身无力,走不动路,还经常抽筋。母亲带他去医院做了体检,发现他血液中的各种酶含量远高于正常水平,就这样,黄志铭被诊断为“肝炎”,但进行治疗后,黄志铭浑身乏力,经常跌跤的问题也没有任何好转,整个小学时期的体育课他都是不及格。

  到了6年级,黄志铭血液中的各种酶含量渐渐趋于正常,“肝炎”看起来被治愈了,可他四肢无力的状况却越来越严重。到了高中时期,他几乎两三天就会摔一次。高三关键时期,教室搬到6楼,这对于黄志铭来说几乎难如登天,最终也影响到了他高考,原本成绩还不错的他,因为身体原因没能再升学。

  1991年高中毕业后,黄志铭开始利用母亲常年在奶牛场工作的关系,做起了牛奶生意。随后的几年中,黄志铭的生意做得不错,他顺利娶妻,人生还算得意,但病情却仍然不见好转,他仍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

  不断爬起的人生

  1995年对于黄志铭来说是喜忧参半的。喜的是那一年他有了女儿,事业的发展同样顺利。

  但忧的是他的病总算确诊了——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一种至今没有有效治疗手段的罕见病。患者的全身肌肉会进行性萎缩,渐渐失去行走能力,最终通常因呼吸肌或心肌无力致死。

  医生告诉黄志铭,他所患的是BMD,是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中发展比较缓慢的一种。但最后发病的结果仍是相似的。

  尽管绝望,但黄志铭的求生本能却告诉他,不能被疾病吓倒,为了刚出世的女儿,为了家庭,他必须爬起来,即使前路要他跌倒无数次。

  最初,他尝试激素治疗,但巨大的副作用让他逐渐望而却步,“我的身体开始虚胖,皮肤开始痒,你们现在看我很肥,但其实我只有140斤,都是激素导致的。”

  2000年开始,黄志铭尝遍了中西医的疗法,但治疗却仍不见效果。到了2005年,这时的黄志铭开始认命了——都是基因里的毛病,从那时起开始,他就只是每天去检查心脏状况,同时吃一些通血管的辅助药。

  也是这一年,黄志铭生意失败,妻子与他离婚,人生际遇跌入谷底。更让他难过的是,母亲和他妹妹虽然都是身体健康的正常人,但在他们的身体里却有着BMD的隐性基因。为了这件事,妹妹至今不嫁,仍和母亲住在一起。

  那几年,黄志铭放弃了投资失败的烟酒生意,重新做回卖牛奶的老本行,虽然事业上有了起色,但身体还是每况愈下。黄志铭的内心煎熬着,直到2011年另一个契机的出现。

  不断呼吁为公益

  2011年4月,全球首届DMD国际会议在广州召开。国内外不少对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有深入研究的学者都齐聚广州。

  作为BMD患者,黄志铭也受邀参加了这次会议。会上,他认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及家属。那天的场景至今让他难忘,“大多数是家长带着孩子来的,这些患有DMD的孩子,病情发展比我快很多,很多人12岁就已经失去了行走能力,我忽然觉得,和这些孩子相比,我其实拥有了一个相对完整的人生,我有过婚姻,有了女儿,我希望大家能够互助,让我们的生活好起来。”

  于是,建立起一个包括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在内的罕见病公益组织的想法在黄志铭心中油然而生。“其实,早在2010年时,我就阅读过公益相关的书籍,还访问过港澳公益机构,学习过各种先进公益理念。在DMD会议之后,我就筹办了第一次公益活动,呼吁人人奉献,帮助我们这样的罕见病群体。”黄志铭说,2012年,当时还可以勉强走路的他,开始走上了公益之路,他成立了广州“折翅天使”公益组织,除了为罕见病群体筹款,他还不定期开课,向病友们讲相关知识。

  2013年,黄志铭彻底失去了走路的能力,必须完全依靠电动轮椅。但即便是寸步难移,2014年他仍成立了“展翅”网络教育培训中心,帮助那些残疾弱势群体学习就业。

  到了2016年,他又将原本“折翅天使”公益组织的名字改为了“广州市荔湾区众援力罕见病关爱中心”。

  但公益之路却同样荆棘漫布,每一次,黄志铭都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但现实状况仍让他感到力不从心,“我也教他们开网店,教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但病友们因为身体、精力、心态等各方面的原因,没有一个坚持做下来的。”

  黄志铭忧伤地说,目前“广州市荔湾区众援力罕见病关爱中心”已没有任何运营项目,“我想,如果我的身体状况能再好些,志同道合的人再多些,恐怕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失望之余,2017年下半年,黄志铭开始了另一番尝试——做网络主播,与年轻人交流。

  

  “主播”黄志铭正在与听众交流。

  当主播也是为公益

  每个星期五和星期六的晚上8点,黄志铭都会在网络平台与听众们交流,时间一般都在两个小时以上,通常都是等到听众们都被他哄睡着了,他才慢慢睡去。并非他不想睡,而是因为身体的疼痛,从清醒到入睡,他总会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

  而为了靠声音打动听众,他也尝试变换过各种花样:时常唱几首粤语老歌,时而朗读热门长篇小说。

  这两天,为了准备新的直播素材,黄志铭花了很多心力,如今的身体状况让他已无力再去翻阅书籍,主要是用电脑搜索和整理材料。

  经过半年多的努力,黄志铭成功地吸引了1400多个听众,当记者问他,做主播给他带来了什么时,他只简单回答了两个字——“快乐”。

  黄志铭说,直播间的大部分听众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状况,但黄志铭每次直播都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向他们唠叨几句,提供一些人生建议。

  有时候唱完一首歌,黄志铭常不由自主地气喘吁吁。这也常常引来听众们的问候,但黄志铭始终没有向他们透露过病情。半年下来,黄志铭曾拿到过1000元的打赏费,但他却转手就捐回给自己了解的、家庭比较困难的听众们。

  黄志铭说:“我与年轻人交流并不是为钱,同样是把这当成一件公益事业来做。”

  黄志铭心里很清楚,未来他的身体会逐渐地像霍金那样,很多功能都会逐渐衰退掉,唯有大脑会始终清醒。但他还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有尊严地离开。